关于我们

在线下单

联系我们

公司介绍 COMPANY INTRODUCTION

“你这个样子是成不了事的啊,”皇甫老祖看着云衣的神色也大致明白了她的想法,“夺权可不是过家家,没实权的时候才讲君心呢,若是有了权力,君心算什么?”

“妾跟修筠还有什么不同?”

“因为陛下也明白啊,这一朝已然没有他大展拳脚的余地了,放他还乡,大概是希望他能好好活着,等到新帝登基,再出来好好实现他济天下的理想。”

骆星文笑着说:“你既然已经是司家的女儿,那这个关系,还需要老夫来说吗?”

他低着头,云衣也看不清他的容貌,但这人叫他一声大哥,恐怕岁数也不会太小。

两人最终还是达成了某种合作关系,虽然这种关系并不很稳固,云衣十分明确地告诉了凌铭,如果这件事在进行过程中会对她造成丁点不利,她都会立刻终止合作。